...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廢物
© 用户不存在
Powered by LOFTER

【帕卡】 醉酒

Trick-Triok:

#帕卡帕卡帕卡,虽然开头不像但是真的是帕卡

#现代设定

#ooc

#给女神的 @用户不存在 



晚上十一点。

卡米尔跟自己的女朋友分手了。

他的女友——更确切的说,是前女友,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,微微翘起的睫毛盖着一双如同宝石般剔透的眸子,像极了一个洋娃娃,卡米尔很喜欢她。

但是却分手了,这可以说是出乎意料。而且还是卡米尔提的分手。

他将自己关在房屋里,隔着房门都散发着些许压抑的气息。

但是却没能在房间里待上一个小时。

原因是帕洛斯敲开了他的门,在佩利惊恐的目光下,将卡米尔从房间里扯了出来,直接拐出了家门。

要知道,在雷狮不在的情况下,几乎没人敢随意碰卡米尔——他们都想好好活着。就算雷狮在,他们也不敢。


卡米尔坐在长凳上,死死地盯着一旁的帕洛斯的一举一动,眼皮子几乎没有眨过,这让帕洛斯觉得他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。

然后他从袋子里拿出了从超市里买的冰镇啤酒,撬开了易拉罐,淡黄色的泡沫立刻涌了出来,滴滴答答的的滴了一地,但是帕洛斯不在乎的塞给了卡米尔,然后自己又开了一罐。

“好啦,小军师,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吧?”帕洛斯喝了口啤酒,在心里感慨了句真冰后,笑眯眯地问道。

卡米尔抿了一小口啤酒,就像喝茶一样,小半天才吞下,开口:“因为大哥不喜欢她。”

“噗!咳咳咳”帕洛斯擦了擦嘴角的啤酒,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扫视了一番卡米尔,然后艰难地点了下头:“嗯,挺像你这个兄控会干出来的。”

卡米尔一愣,想起兄控是什么意思后,用警惕的眼神再次盯着帕洛斯。

帕洛斯举起了双手——在那之前,他先一口气把啤酒喝光了,少许橘黄色的啤酒就这么滴在了他的胸口上的白衣服,然后晕开来。

他说:“别这样看我,我可不敢对雷狮下手。”

卡米尔就这么盯着他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啤酒。

帕洛斯像是松了口气,看向一旁的路灯,路灯下面被照亮的那一块有两只野猫,也看向了帕洛斯。

“本来我以为你会跟她一直这样呢。”帕洛斯就这么盯着那两只猫。

卡米尔没有回答。

帕洛斯回头,看见卡米尔双手就这么捧着已经空了的易拉罐,手指指尖有点发红——可能是冻的;脸微微泛红——可能是醉的。

帕洛斯笑着沉默了几秒,然后抓过卡米尔手里的易拉罐就丢向那两只野猫,野猫发出一声略凄惨的猫叫就逃窜着离开了,易拉罐撞击地面的金属声响了几声后就被黑夜吞噬掉了。

“喵……”卡米尔面无表情地学了声刚刚的猫叫,声音小了许多。

帕洛斯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僵硬,几乎笑不起来,似乎是冻的。

“喵……”

“喵……”

“喵……”

帕洛斯有些烦这个声音了,他一把抓住卡米尔的肩膀,使劲摇了摇,试图让他醒酒。

天知道他为什么脑抽让卡米尔喝酒,他只不过是想趁卡米尔失恋跟他表白,结果谁知道卡米尔是一杯倒。

不过卡米尔让帕洛斯知道这世界上还有醉了不吵不闹,甚至还可以充当复读机(咦)的人。

那是不是可以重复我的话呢。帕洛斯脑内闪过了这个大胆的想法。

喝酒就是为了壮胆嘛,帕洛斯抿了抿嘴角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帕洛斯对卡米尔说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卡米尔重复了这句话。

骗徒觉得,他还可以再骗骗自己的心。

但是他估计永远都不会知道,卡米尔的酒量很好,就那一罐啤酒,也得要一箱才能灌倒他。


------------end.

评论
热度(266)